为真正的知识分子:高锟夫妇喝采

【10月14日讯】
荣幸与幸运

在垂暮之年,得到最高规格的肯定,确是一种荣幸,亦是一种幸运。试想梵谷一生辛勤作画,最后潦倒一生,吞枪自杀,死后其画却变得价值连城,实在讽刺!这也告诉我们,在有生之年,得到世界的讚美、认同及感谢,实在难得。

高锟一生对科学的贡献,如今得到表扬;「光纤之父」这个雅号,真是捨他其谁。

谦卑地评价自已的贡献

得到诺贝尔奖,是一件令人非常兴奋的事。回顾多年的得奖人,他们都会重温自已的贡献。有些更会自谦一番,将成功与团队及伙伴分享。

却只有高锟夫妇,能不被欢呼及讚美的声音弄到迷迷糊糊,能不被记者的访问搅的意乱情迷,实在叫人讚叹。高锟及妻子黄美芸于在对传媒的公开信中,以下列一段作为结语:

到了现在,你们应该都知道,高锟是光纤之父。也正是光纤,使那些真伪莫辨、良莠不齐的资讯得以充斥于互联网上,不分畛域,无远弗届。

他们能于世界的高峰时,仍谦卑地平价自已的贡献。他们不只谈及自己对世界的正面贡献,亦堂堂正正地道出,光纤对世界带来的负面影响。高锟夫妇是真正的知识分子!请为他们喝采!

想起诺贝尔

这令我想起诺贝尔,一个因炸药而致富的科学家。炸药令人类能够移山填海,改善生活。可是,亦是因为炸药,让战争变得更加血腥,更多的人类被战争杀害。诺贝尔亦是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他不讳言自己的发明带给人类的好处及灾难,而且设下诺贝尔奖,鼓励后世的知识分子为人类的和平和幸福而努力。

东方的悲哀

可是在古老的东方,却仍存在着隐恶扬善的恶习。政府鼓励市民因政府如何改善人民生活而喝采,而忘记六十年来数百万同胞不正常地死亡、廿年前在京城的学生及市民如何死不冥目、不计其数的政治及宗教异见人士在监狱中包受折磨……

龙纬汶
南方民主同盟主席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