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正梁:在奥运竞赛中看到人性的昇华

2012伦敦奥运在美国创下历史以来最高的收视率,在经济环境不佳的情况下,人们专注于运动的精神极致发挥的表现,同时也看到许多人性昇华的一面。

首先,美国队员曼特奥‧米切尔(Manteo Mitchell)在一只腿完全骨折的情况下,坚持跑完了最后的200公尺,令美国队成功晋级决赛。美国田径联合会主席Max Siegel赛后称讚米切尔「振奋人心,是全队的英雄」。他表示,如果没有米切尔坚持到最后的决心,美国队不可能晋级决赛。曼特奥‧米切尔表示,自己只是做好应该做的事而已,他不能让同队的队员失望,唯一能让他停下来的原因只有自己的腿已不在他身上了。

从古代斯巴达的运动竞技到现代世界性的奥运,人们都渴求藉由运动超越世间的纷扰,政治的歧见,看到真正运动员精神的展现。在远古希腊时代,运动竞技场上只要有运动员争吵推挤,整个运动就会停下来,直到和平相处后才继续竞技。如今,全世界的国家也放下政治观点的冲突,一齐来到伦敦共同竞技;我们可以确定的是,我们不是只要看到多少纪录被破,不只想要知道迈克尔•菲尔普斯到底拿了多少面金牌!我们心底渴望看到的是,运动员的伟大,他们的牺牲、谦卑、勇气、坚忍不拔,在竞赛中展现出来,也就是展现出「运动家的精神」。

美国黑人运动员杰西.欧文斯(Jesse Owens)在希特勒举办的柏林奥运中,分别在男子100公尺、200公尺,跳远和400公尺接力中获得四面金牌。在希特勒的狂咆之下,宣称唯有亚利安人才是适合生存的民族,黑人是劣等人;但现场仍有数千德国观众为欧文斯的表现喝采,因为体育竞技的精神感染是超越一切政治因素的。

在苏联与美国冷战时期,苏联体操选手在奥运竞技体操项目表现杰出,打破了西方世界对苏联人冷酷无情、制式的主观印象。

奥运铁人的竞技考验着人类耐力体力的极限,人们看到选手坚持到最后的精神,想像着自己也要如此的坚韧不屈,想像在现实环境下不论环境多幺的恶劣,自己也要像铁人一样,坚忍荣耀地完成横在面前的挑战。

奥运的竞赛让我们保留强而有力的道德想像,让我们看到人本性高尚的一面,脱去我们后天形成的观念与偏见。奥运让我们看到人平常一面如何渴望超常,在体力、精神、美感、耐力、捨下自我的向超凡完美的一面发展,这让每个人看到了人类的希望,即使只是想像,只是短暂的超凡一瞬间,也是向神一面努力的渴望。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