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岳散人:韩国为什幺能把「特权」清查到底

【9月11日讯】前段时间,韩国时任外交通商部长官柳明桓在首尔外交通商部内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鞠躬致歉,因为外交通商部在8月底录用外长柳明桓之女柳炫善(音译)的过程中存在不规範操作,主要是在招考部长大人的千金时,组成面试小组的5人中,两个该部内部专家不但企图影响三个外部专家,还给出了相当高的分数,使得其在竞争中处于有利的地位。

东窗事发之后,该部的部长大人就成了「前部长」,这在很多地方是必然要辞职的。但事情还没有完,「特招事件」目前在韩国国内引起广泛的讨论,虽然柳明桓本人因此辞职,其女已被解除职务,但「调查真相」、「取消特权」的声音仍此起彼伏。韩国的行政安全部计划针对过去10年间包括外交部高官子女在内的所有特别录用人员进行全面调查。调查对象达到了400余人,其中包含7名(4人已辞职)韩外交部高官的子女。也就是说,这次针对的已经不是一个部长大人的千金,而是几乎所有涉嫌特权的人士。更有甚者,对于其他高官的调查也很可能开始,甚至有可能包括韩国的总统。

很不幸的是,权力这种东西所具有的腐蚀性并非某个国家独有,而是古今中外概莫能外。而如何保证权力不被滥用,就是一个几乎是人类社会恆久的问题。按说韩国在招考部长千金的时候已经很注重程序了,面试小组5个人当中该部内部的专家甚至是少数派,这样的结构都没能避免权力的滥用。这种权力腐蚀的程度可见一斑。

另外一种方式就只能是事后监督了。韩国在这方面从军政府垮台之后,已经建立了相当完善的监管体系,这个「行政安全部」大概相当于香港的廉政公署,是有独立权力的调查机构,职责的一部分就是监督政府的行政,以保证廉洁与安全。

在相对独立的「自己监管自己」之外,最重要的一道防卫线当然是新闻媒体的力量。新闻记者叫做「无冕之王」、新闻媒体称为「第四权力」由来已久,只要新闻媒体不被噤声,事件就会被无数称职的记者追一个水落石出。但这并不是事情的全部,而是在新闻媒体强大的传播能力之下,大众的知情权被充分发挥,然后形成舆论压力与民意的互动,最终能够最大限度的遏制这种特权。

之所以有特权其实并非是权力足够骄横与有效,在现代社会里,什幺样的特权是可以赋予当政者、什幺样的特权是他们不应该拥有的,其实是具有鲜明界限的事儿,这并非如同中古时代那样,特权就具有天然的合法性。但任何一个国家当中,只要是特权的存在,必然伴随着信息的不平等。有人说过,权力本身就是信息不对称的结果。

一个能够把特权追查到底的国家,并非是没有了特权——那也不符合人性——而是把特权放在阳光之下的国家,并且是一个不能让媒体噤声的国家。只要媒体能够打开一个缺口,往后的事情就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前几天有一句带给我很大的震撼:中国人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取得特权。这话放在所有地方其实都有一定道理,换个主语就是。但不是任何一个地方都能让特权恣意生长,这个才是重点所在。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