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岳散人:雷峰塔的新生

【1月3日讯】在我的印象中,雷峰塔早就倒掉了,有鲁迅先生《论雷峰塔的倒掉》为证。所以,这次去杭州,本来是希望在斜阳影里,凭弔白娘子兼满足一下对法海的幸灾乐祸之情。

在车上,司机大哥指着不远处金光灿烂处道:那就是雷峰塔。这可着实吓了我一跳,那个在夕阳下异彩流光的东西,居然是我以为已经倒掉的雷峰塔?

下车买票进入,首先看到的居然是长度不小于100米的自动滚梯,该滚梯直通塔的基座。然后,有电梯直通塔顶。如果不是老婆使劲踩了我一脚,我就以为自己是站在五星级酒店的大堂了。震惊之余,我甚至忘了到底这塔有几层,只记得最高层满壁是佛陀转生故事。

下来的时候,我才发现此塔之绝妙所在,与这个相比,甚幺高大的滚梯、宽敞如酒店的大堂,全都是不值一提的花活。在玻璃围栏的中央,赫然用明亮但温馨的灯光照耀着一个大土堆,旁边的解说有云:此就是老雷峰塔的遗蹟。现在的雷峰塔,就是在这个遗蹟上重新修建的。

鲁迅先生,你真是死的太早。你好像在雷峰塔倒掉的时候颇为庆幸,似乎这个塔倒掉后,白娘子就从塔里出来了。殊不知后世的法海,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穷苦的高僧了,他现在修的塔足足可以困住100个白娘子,甚至可以给她们每人分配一个三室两厅。

说故事而不说故事的寓意,肯定有种便秘的感觉;说了寓意,肯定有朋友不高兴:你那点寓意谁不明白呀。为了自己身体的健康,我也就只好让朋友不高兴了。

在这个塔里,我明白的道理是这样的:我们这里有长达5000年的文明,这个文明是有长久生命力。这种生命力在使后人修建关押白娘子的监狱时,一定要在原来的基础上修建。并且保留原来的基础,作为修建新塔合理性的象徵。不论原来的基础现在是否老朽不堪,我们也应该用温馨的聚光灯照耀它,使那个破砖烂瓦的黄土堆显现出金子一般的颜色。其实,谁都明白,把新塔修成五星级酒店不会有人来看,其核心价值就是那个土堆。于是,在收取高昂门票的时候,自然就理直气壮了。

其实,我还有一个隐约悟出的道理,是关于法海内心独白的东西。法海现在虽然还是那个维护人类血统纯洁的卫道士,但他与时俱进的了解到,单纯囚禁白娘子不会再被称为英雄。于是,他虽然壮志未改,但不得不给白娘子提供一个更好的生活环境。这座新塔就是他努力的证明:看,我虽然不让你与许仙团聚,可是我改善了你的生活环境,我还是尽力了,现在你处于多好的状态呀。于是,白娘子也就没甚幺可说的了,蛇虽然还是蛇,不免有了些猪的样子。

鲁迅先生,你死早了吧,法海的这招没有见识到,多可惜呀。

上一篇:
下一篇: